云晖航科 “掘金”空中 开辟互联网“新蓝海”

拥有庞大的航空市场和急速上升的旅客数量,让中国的天空常被比喻为印满钞票,而这其中,“空中互联网”业务绝对可以算的上是一座未被开采的“金矿”。

“空中互联网在中国可以说还是空白,随着卫星联网,空地互联技术的实现以及中国民航局批准航空公司进行试点,中国空中互联网产业正迎来一个契机。”云晖航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伍欣认为,传统互联网已是一片“红海”,很多行业都已有龙头企业甚至形成垄断,而空中互联网正处于行业前期亟待爆发的阶段,有望形成新的局面。

640.webp

(云晖航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伍欣)

两次创业瞄准“互联网+航空”
据了解,空中互联网是指通过利用地空或者卫星上网技术使飞机乘客能够利用自己的设备或者飞机上的娱乐系统上网,使飞机不再是互联网的信息孤岛。“这并不是凭空产生的概念,而是空中娱乐行业发展到一定阶段与现有通信技术水平相结合而产生的空中连线模式。”伍欣认为,“如果说以前在飞机上是‘信息孤岛’,那有了互联网之后就会成为‘信息富岛’,各种商业模式都有可能迎来新的机会。”
事实上,创业之初伍欣选择的并不是这一“高大上”的领域。2003年从四川大学工商管理专业毕业后,在朝华科技从事市场营销工作的伍欣并不满足于按部就班式的工作,仅仅过了两年就从这家上市公司辞职,与人合资注册成立了上海臻龙软件公司,开始第一次创业历程。三年后,该公司被荷兰的最大游戏发行商收购。
2007年至2010年期间,伍欣在考察和寻找大量的项目和机会后,与大学同学在成都天府软件园共同创建了一家科技公司,从事移动互联网项目的研发。“后来认识了在美国求学的习文达,因为大家对‘互联网+航空’方面有一些经验,在航空娱乐的发展方向达成了共识。”
伍欣说,这样的共识源于他们此前乘坐飞机时的一些体验。“地面互联网在以天、以小时为单位不断去更新的同时,飞机上使用的内容如游戏、音乐等还比较陈旧、更新较慢,而且国内的飞机还不能上网。”

“长期以来,机上娱乐系统及其标准制定都被国外厂商垄断,但我们发现,国外厂商在进行航空娱乐软件的研发时本地化较弱,飞机乘客只能被动接受娱乐节目,无法互动参与,根本无法满足乘客的需要。”伍欣与团队认为,空中上网肯定会成为一个趋势,“飞机上的旅客群体,除了上网需求外还会有特殊的社交、资讯、娱乐等需要,我们的初心就是为了满足更多乘客的需求,因此想要开发机上娱乐这一市场。”
此后,伍欣和搭档一起在成都天府软件园创立了云晖软件(成都)有限公司(即成都云晖航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前身),“当时全球机上娱乐系统的市场被加拿大、印度两家科技企业垄断,我们希望通过不断创新,打破国外垄断局面,发展民族航空产业,给乘客提供优质的航空娱乐服务。”
艰辛努力拿到行业“通行证”
进入这个领域后,伍欣他们才发现并不是之前想象的那么简单。“中国大部分民用飞机采购于波音、空客等国外制造商,我们的软件需要得到特定硬件厂商的授权许可才能安装到飞机上。”
伍欣说,经过一年多的沟通、开发和测试,云晖航科终于先后通过机上娱乐系统硬件设备商松下、泰雷兹的安全性要求,获得其软件开发授权,成为中国首家获此授权的企业,拿到了至关重要的行业“通行证”。

“松下和泰雷兹是波音、空客飞机上的‘原装’娱乐系统,占了全球80%至90%的市场份额。”伍欣说,有了松下和泰雷兹的软件授权,云晖航科就好比是搭上了顺风车,可以在其娱乐系统上进行开发,“既有了进入这个行业的资质,也可以随着松下和泰雷兹的市场覆盖,增加云晖航科的覆盖率。”
据了解,国外很早就已经实现在飞机上打电话、上网,但国内由于政策和行业安全性、特殊性等多方面因素,一直未开放。过去五年多,云晖航科一直致力于开发空中娱乐的内容,包括音乐、电影、游戏、资讯等,希望抓住用户的核心需求并将用户体验做到极致。

“我深信未来空中互联网也是通过软件来产生革命的。”伍欣说,目前一些硬件厂商垄断了很多资源,但如果能把软件做到极致,也会给行业带来很大的变化。“以前我们上飞机看的都是外国人的东西,普遍很复杂,有些也不是很符合我们的国情,我们做的平台希望是适合国人使用的、专注用户体验的,比如把中国人喜欢玩的斗地主、麻将、五子棋、黑白棋等带上了飞机,也把故宫、天坛等做成3D交互式,让旅客预先获知自己前往景点的信息,这些都是娱乐内容提供的方式。”
未来商业模式有望三方面发力
伍欣认为,目前空中互联网仍是机遇与挑战并存,谁能迎接挑战、抓住机遇,谁才能活下来。“挑战在于中国之前没人做空中互联网,而国外的模式照搬到中国是不行的,关键要看谁能脚踏实地、一步步做出一个成功案例,从而真正改变甚至领军这个行业。而机遇则是空中互联网有可能成为中国民航业服务的一次革命,未来是一个充满想象和诱惑的市场。”
这个市场的想象空间到底有多大?伍欣说,以国际上两大从事机上娱乐的巨头Go Go和Gee为例,目前均已在纳斯达克上市,年产值分别都以数十亿美元的规模计算。“他们在国际上通过做机上娱乐内容就能有这么大的市场,未来这个领域的市场份额无疑会更大。”
事实上,按照中国民航年均运送旅客3.6亿人次、人均飞行2.5小时计算,一年就有9亿小时的飞行时间可以利用,而且根据空客公司预测,未来十年内,中国将成为全球最大的航空市场。同时,总体来看,中国已经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市场,人数之最、商机之广,无国能及。这两大因素叠加,让空中互联网业务“钱景”无限。
在伍欣看来,支持卫星联网和地空互联的硬件核心技术都已成熟,只是尚未真正大规模推广和进行商业化应用。“如国航通过卫星连线,实现了在飞机上实时收看阅兵仪式。但还面临一些运营上的市场压力,如航空公司改造飞机的时间较长、成本较大,加上未形成有效的商业模式,现在仍处在市场前期爆发的‘空窗期’,一旦以上问题得到突破,空中互联网产业将会有一个非常快速的增长。”
比如从商业模式来看,国内外乘客的不同消费习惯就有可能产生不同的模式。伍欣说,国外消费者适应于“为有价值的东西买单”,在飞机上会更多地买流量上网,而习惯于“免费”的中国消费者则不太会为流量买单。“目前大部分运营商、硬件商和航空公司都认同空中互联网在中国的市场格局,有可能会采用为乘客提供免费上网,但通过增值服务和相关手段来实现盈利的商业模式。”
伍欣说,目前传统的商业模式是软件商提供的机上娱乐内容都由航空公司买单,并转移到机票价格上。而互联网打破了用户和最终内容商之间的壁垒,“现在不是渠道为王,而是用户为王的时代,用户喜欢什么就会消费什么,从而出现相应的消费模式。”
伍欣认为,互联网的核心之一就是人口红利,每个人贡献几十元的单位价值,就能为一个产品带来很好的回报。“未来中国民航业将以几何级数来增长,我相信,当机上娱乐发展到了空中互联网时代,能在飞机上实现娱乐、生活、商业甚至吃穿住行整套服务的话,意味着航空公司每年数十亿人次的登机数,将推动空中互联网产业以当量的方式发展。”
在伍欣看来,未来空中互联网的商业模式有望重点围绕三个方面进行。一是广告,这与传统互联网模式相似;二是电子商务,通过空中互联网提高机上零售的覆盖率和转化率,将传统的机上零售延伸为电子商务;三是基于空中互联网平台的增值服务,包括如何在飞机这一封闭环境里为人们营造更多的需求,如何实现特殊环境中的商业模式等。
“比如我们提出了空中社交娱乐平台,通过打造用户个人中心,提供个人帐号及空间,强调社交功能,既能满足旅客空中交流的需求,同时消费虚拟货币化,便于跟地面或第三方对接。”伍欣表示,这好比是一个新型的O2O模式,Offline定位在飞机上以实现落地,而Online是把互联网的想象叠加在一起,实现基于空中互联网的O2O。”
推动中国在产业内占有一席之地
虽然创立只有近六年,但云晖航科已获得行业和客户认可,成为国家工信部旗下空中互联网联盟的理事长单位和国家文化部旗下互联网商协会的常务理事,有望从更高的层面参与和推动空中互联网产业的健康发展。

“云晖航科在这个行业还是一个很年轻的团队,但互联网的核心就是创新,以小而精对抗大而全,以敏捷的身材才能灵活地去把控机遇、突破挑战。”伍欣说,云晖航科希望与国内外硬件厂商一起,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做好内容的提供,同时围绕空中互联网的内容安全性、稳定性和遵守国家政策、法律法规等方面做好准备。

“未来我们一是希望能为行业标准制定做好基础,真正推动空中互联网行业的标准化和规范化;二是搭建好平台,使产业生态链上的内容更为丰富;三是积极向政府提出行业发展的意见和建议。”伍欣说,他和团队经常会想,当云晖航科把中国的商业模式做成功以后,是不是还会改变国外的航空公司,有没有可能推动民族产业走向全球?
对于云晖航科的未来,伍欣说创新的步伐从未停止。公司目前分期投入大批资金打造“空中互联网实验室”,占地 300至600平方米的实验室,将对航空互联网产品和技术进行展示和测试,让人们充分体验在空中使用互联网产品的感受。
同时,随着国家工信部、民航总局先后作出了航班上试用航空机载通信设备的决定,目前公司正致力于搭建飞机娱乐系统的WIFI平台。“一旦允许飞机全面覆盖WIFI,我们可以在第一时间推出这个平台,为乘客提供机上娱乐系统WIFI联网及局域网内容,并将以此为契机抢占空中互联网入口。”伍欣说,进入飞速发展时期的云晖航科,只是为梦想的起航夯实基础,未来还希望创建中国国产航空软件品牌,推动中国民族航空产业发展,在全球“空中互联网”产业中占有一席之地。

记者手记:
在包容性、创新性极强的天府软件园里,几乎每个排得上名的创业企业都会有一些自己独特的“气质”,比如尼毕鲁办公区门前包括乔布斯在内的五幅巨大黑白照片以及所推崇的乔布斯精神,比如Camera360办公区里的亚马逊丛林、夏威夷沙滩等全球著名景点缩影和“打造一家伟大公司”的目标,比如云晖航科建在办公区内的空中互联网实验室、酷炫的飞机模拟舱以及在全球“空中互联网”产业中占有一席之地的梦想……
作为天府软件园孵化出来的最成功的案例之一,云晖航科的创立已是伍欣的第三次创业。这个当年从上市公司“逃离”的创业者,在上海开启了人生的创业之路,却迎着移动互联网的“风口”,将脚步踏回家乡成都,成为这座移动互联网“开发之城”中的一员。
而此次,伍欣从普通人习以为常的封闭机舱里“挖掘”出梦想启航的方向,将创业的目光瞄准了万米高空中的“信息孤岛”,并将其确定为云晖航科的发展定位和着力点。
创业六年,云晖航科进入飞速发展期,繁忙也成为伍欣的工作常态。在下午接待两批来访客人的间隙里,他与我们在云晖航科的休息活动室开始了这次对话。
眼前的伍欣低调平实,一见面就连连为前几次的“爽约”道歉。从小学习国画、曾是学校首席小提琴手的经历,使伍欣透出一种淡定和书卷气。而上市公司的工作经历和连续多次创业的磨炼,则让胸有成竹和稳沉成为伍欣留给我们的最深刻印象。
尽管刚从美国返回,“连轴转”的工作使他显得略有些疲惫,但一说起空中互联网,不徐不疾的讲述中,却透露出对行业的深入思考和对未来发展的方向感。
在“一人顶几人”、优中选优的用人理念下,伍欣说现在的云晖航科还是一个“小而精”的年轻团队。但正是这群年轻人,将云晖航科“折腾”成了四川首家“互联网+航空”领域的新三板挂牌企业,伍欣代表云晖航科获聘成为空中互联网联盟理事长,并获得2015空中互联网联盟最佳新人奖。
如今,伍欣不仅是云晖航科的“舵手”,还将率领团队参与打造中国空中互联网测试基地和行业标准制定。伍欣说,他们希望能将机上娱乐系统开发这个领域发展成为一个产业,让打破国际垄断的“成都造”机上娱乐系统“飞”向全世界。